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限制

我来帮TA回答

为什么委托合同中存在任意解除权

法律规定,你可以在合同中约定排除这项权利

委托人可以随意解除委托合同吗?

现实问题

张某委托魏某办理相关事务,并约定委托费用为5000元,在合同订立之时支付2500元,完成委托事务后再支付2500元。就在魏某准备办理委托事务时,被张某告知解除委托合同。张某要求魏某返还之前已支付的2500元,遭到了魏某的拒绝,魏某称虽然其还没有开始办理委托事务,但是双方已经订立了委托合同,现因张某的原因解除委托合同的,第一笔委托费不予返还。那么,魏某的说法合法吗?

律师解答

根据《合同法》的规定,委托人对于委托合同,拥有任意解除权,也就是说,在委托合同中,委托人可以随意解除委托合同。同样的,对于受托人来说,也可以随意解除合同,受托人与委托人平等地拥有这种任意解除权。但是《合同法》同时规定,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,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,应当赔偿损失。上述魏某显然还没开始办理委托事务,并未造成损失,所以应当返还张某2500元。如魏某确实造成损失的,可以在2500元中扣除,但是这种损失不能仅仅是一种精神上的损失,而需要是实质性的损失。

法条链接

《中华人民合同法》

第四百一十条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。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,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,应当赔偿损失。

居间合同委托人的任意解除权及“跳单”——以最高人民法院《指导案例1号》为例

否.
净资产收益率高就意味着企业的内在价值高,但股民能否赚钱,赚多少,还和股民的持股成本有关。内在价值2元的股票,你1元的持股成本是赚,内在价值10元的股票你20元的持股成本是赔.

委托合同中对任意解除权的排除约定是否有效

对委托合同中对任意解除权的排除约定持有效的观点。
法律规范依据对人们行为规定和限定的范围和程度大小,可分为强制性规范和任意性规范。所谓强制性规范是指必须依照法律适用、不能以个人意志予以变更和排除适用的规范。任意性规范则允许主体变更、选择适用或者排除该规范的适用。我国《合同法》第四百一十条规定:“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”,从该条款规定的内容来看,该条款属于任意性性质的条款,它授予了合同当事人有随时解除合同的权利,但是是否行使该权利可由当事人自由决定。
民商法一项重要原则便是意思自治原则,“法无禁止即可为”。《合同法》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委托合同双方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,但并未有规定禁止合同当事人排除适用,双方排除适用任意解除权的约定并未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从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角度,应认可该约定有效。

委托合同中对任意解除权的排除约定是否有效

对委托合同中对任意解除权的排除约定持有效的观点。
法律规范依据对人们行为规定和限定的范围和程度大小,可分为强制性规范和任意性规范。所谓强制性规范是指必须依照法律适用、不能以个人意志予以变更和排除适用的规范。任意性规范则允许主体变更、选择适用或者排除该规范的适用。我国《合同法》第四百一十条规定:“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”,从该条款规定的内容来看,该条款属于任意性性质的条款,它授予了合同当事人有随时解除合同的权利,但是是否行使该权利可由当事人自由决定。
民商法一项重要原则便是意思自治原则,“法无禁止即可为”。《合同法》第四百一十条规定委托合同双方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,但并未有规定禁止合同当事人排除适用,双方排除适用任意解除权的约定并未违反法律、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,从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角度,应认可该约定有效。

合同解除权的行使限制

合同的解除权,从其权利性质上讲,属于形成权。由于形成权的法律性质,意味着权利相对人必须接受权利主体行使形成权行为而产生的后果。所以,从保护相对人免受不公平结果损害的角度出发,各国法律在规定各种形成权的同时,也制定了相应的限制性规定,解除权亦是如此。
单就合同的解除来讲,各国合同法都对解除权的行使设置了一定的限制条件,如德国民法典第352条规定:“权利人因加工或改造已将领受的物改变为其他种类的物的,排除解除权。”又如日本民法典第548条规定:“解除权人因自己的行为或过失,显著的毁损契约标的物或至不能返还其物时,或因加工、改造将其物变为他种类物时,其解除权消失。”其它诸如法国、中国的地区也都有类似规定。中国《合同法》第93条规定:“当事人可以约定解除合同的条件,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,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”。
从该项规定来看,对于约定解除权而言,必须在合同履行完毕前,出现了合同中所约定的解除条件,然后享有解除权一方当事人通过正确的行使解除权,才能最终导致合同的解除。这即是法律对解除权行使的限制。同样,对于法定解除权而言,如果不加以严格的限制,就会导致各种交易关系轻易的消灭,不仅不符合鼓励交易的目的,甚至会损害合同双方的利益。特别是在违约当事人能够继续履行合同,而非违约方也愿意其继续履行时,就应当要求违约当事人继续履行,而不能强令当事人消灭合同关系。只有这样才符合当事人的订约目的,才能更好地保护非违约方的利益。
其次,根据中国《合同法》第95条规定:“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解除权的行使期限,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,该权利消灭。”这是《合同法》对解除权丧失时限上的规定。另外,依据《合同法》第96条的规定,明确了在对方当事人存有“异议”的情况下,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来判定解除权的行使是否合法,合同是否予以解除。这是通过第三者的监督审查从而对解除权行使正确与否进行的限制。
综观中国的合同法,可发现其对约定解除权的行使设置了较为明确的限制条件。但对其它解除权消灭缺少更详细的规定。